document.write('
')
香蕉说说网_伤感说说_个性说说_心情说说_心情短语

香蕉说说网_伤感说说_个性说说_心情说说_心情短语

http://www.xjwgg.com

菜单导航
《美人为馅之佛系吃瓜》,把盏共孤光,《美人为馅之佛系吃瓜》之A的小丑,穿书 爽文,主角:白鹭 ┃ 配角:字母团全体
主页 > 爱情说说 > 正文

《美人为馅之佛系吃瓜》把盏共孤光 ^第23章^ 最

作者: 香蕉说说网 发布时间: 2021年11月21日 15:29:12

[收藏此章节] [举报]

举报色情有害

举报涉未成年有害

举报刷数据

其他

文章收藏

为收藏文章分类

新增 取消

+新增收藏类别

定制收藏类别     查看收藏列表

A的小丑

  12月下旬,朝阳穿透薄雾,晨风一吹,依旧寒意刺骨。

  入冬天冷,城北的露天游乐场生意愈发的惨淡,好在过几天就是平安夜,老板琢磨着搞个庆典活动热闹热闹。

  上午九点,工作人员顶着寒风来到摩天轮前的小广场作布置。

  沿路的广播里,一个女声咿咿呀呀唱着京剧。

  “大早上放什么京剧,现在年轻人谁爱听这个,难怪效益不好。”

  “等下去广播站说说小吴……诶,你们看那是什么?”

  三根一人多高的柱子被黑色的防水布盖的严严实实,呈三角状,排列在广场上。

  “这是啥?老吴他们昨天放的?”

  “不知道啊,没和我说过,打开看看?”

  一个人走了过去,用手拍了拍,里面还是软的?也不知道是个啥。

  用力扯下防水布,不扯还好,这一扯把在场的几个人吓得瘫坐在地上。

  里面居然是个人!

  滑稽可爱的小丑打扮,被绑在一根钢柱上,闭着眼不知死活。

  最骇人的是,他的脚下有炸弹!

  啊!!!!

  几个人回过神来,连滚带爬的跑开报警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地上油漆鲜红,三条直线组成一个A字,三个昏迷的小丑伫立在“A”三个的顶点上。

  两名男性,一名女性。

  炸弹牢牢地固定在他们的脚下,数字红光无序闪烁,还没有开始倒计时。

  上面附带一个输密码的摁键。

  最中间的那人,身上还绑着一封造型熟悉的信。

  取下信的一瞬间。

  “滴——”

  炸弹开始倒计时了!

  同时这三个昏迷的人,也相继醒了过来。

  察觉到现在的困境,他们身体开始颤抖。

  嘴巴被胶布牢牢的贴着,只能瞪大惊恐的眼,看着面前的警官们。

  不一会儿涕泗横流,脸上的小丑妆糊成一片,滑稽又诡异。

  顾不上看信,韩沉他们查看着炸弹上的倒计时。

  3小时15分

  5小时37分

  7小时11分

  三个显示屏,每个上面的倒计时都不一样。

  拆开信,清甜的桂花香扑鼻而来,这熟悉的味道只让他们感到刺骨的冷。

  信上只有简单五行字——

  苏眠姐,

  好久不见,我们来玩个游戏。

  提示:他们最幸福的时刻。

  PS:机会只有一次,请慎重。

  落款:A

  拿着信,苏眠环顾一周。

  “白白你看什么?”周小篆问道。

  “根据上次的分析,这个A应该会很喜欢看他的猎物挣扎的模样……”

  大冬天的早上,又不是周末,游乐场除了工作人员,空无一人,广场外的树木也是稀稀朗朗的模样。

  飞鸟都没几只,更别说可疑的陌生人了。

  也不知道A在哪里偷看。

  “小篆你先查查周边的监控,从昨天凌晨到现在的。”

  “冷面,唠叨你们俩查一查这三个人的背景信息。”

  “你们还是看一看这些炸弹,看看有没有拆下的可能。”

  ……

  韩沉有条不紊的将一系列指令发了下去。

  “自幼配夫陈世美,我的名字秦香莲……”

  不远处的音响里的京剧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,女声清丽婉转。

  “小眠?”

  苏眠突然走到不远处的音箱下仰头往上看,韩沉不解的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说,一个游乐园,会放《铡美案》么?”

  “走,去广播站!”

  广播站在游乐园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门口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姑娘来回踱步,神色焦急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大清早的门锁坏了,不知道谁放的《铡美案》,这……老板又要扣我工资了。”小姑娘急的快哭出来了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城北某酒店。

  华丽精致的洛可可套房里,厚重的窗帘紧闭,开着微弱的壁灯,或坐或卧呆着四个人。

  苏眠测写的不错,A的确喜欢看猎物绝望挣扎的样子,他正在监控面前看的津津有味。

  剩下三人分别是R、穆方城和白鹭,他们在这里以应对突发状况。

  “你说,这苏眠到底能不能解开密码,”A拿起一个水蜜桃啃着,语气期待。

  “你这密码设置的刁钻,估计就第三个没问题。”白鹭窝在床上打游戏,一边的穆方城将水果切成小块,耐心投喂。

  咽下一口西瓜,白鹭接着说道,“不过我还蛮讨厌第三个的。”

  “我愿赌服输,救下来是他们命大。不过……”A无所谓的笑着,怂恿道,“你到时候做个意外不就行了?”

  “这群人也配我大冬天出手?”白鹭为自己的懒找借口,“再说,地点和顺序乱了就不好玩了。”

  正说着,突然收到了一个未知号码的信息。

  “姐姐,赔罪的礼物到了喔,记得收,我放在了上次收货的地方。”

  这熟悉的语气,是温玚那小子。

  紧接着又是一个信息,目测是个图片,加载的有点慢。

  “妈耶……”等图片加载出来,白鹭手一抖,差点没捏住手机。

  图上的美少年抱着枪,对着镜头比心wink,脸上沾了些尘土,身着破烂的背心,露出大块的锁骨腹肌。

  这战损造型,又奶又帅的感觉。

  真的……挺撩的。

  旁边的穆方城凑过来一看,斯文的脸上瞬间结冰,“我算是知道当时苏眠为什么看我不爽了,谁乐意有猪拱自家白菜。”

  “这个小子就是居心不良,下次碰到我肯定给他一梭子。”A看了眼照片,语气阴恻恻。

  “嘁……”

  还没等白鹭保存下来,照片没了。

  “R你干嘛!”白鹭美目一瞪,哪里不知谁在使坏。

  “防止你长针眼,说不准警方正监视你手机呢。”R面不改色,一本正经的调出别墅外的监控查看。

  厢式货车孤零零的停在马路边上,驾驶室空无一人。

  往前调看视频,司机送完货就只身离开了。

  和留守在别墅的许澜柏他们说了一声,让他们去拿。

  过了一会儿,据他们说,里面的东西和上次清单的内容一模一样。

  这小子还挺大方,但也不能让他钻空子,R可不想到时候被S针对。

  “有你在还怕警方……”白鹭小声嘀咕,不开心的裹着被子,翻来覆去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  拆弹专家对这些炸弹不敢下手,无他,看样子是被害人踩在炸弹上,实际上炸弹上的引线,顺着这些人的身体盘旋上,贴着皮肤将他们捆了个结实。

  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  黑盾组临时在旁边搭了个棚子,作为临时的指挥部。

  三个被害人的信息倒是出来了。

  张国志,男,47岁,有家·暴史,吸·毒史,曾经将妻子打进了ICU,后来治疗无效死亡,有一个12岁的女儿,在前年不知所踪,据街坊邻居所说,可能是被他卖掉了。

  炸弹剩余时间:2小时15分

  徐凤儿,女,36岁,32岁的时候丈夫病故,两年前抛弃了自己7岁的女儿,导致她车祸身亡。

  炸弹剩余时间:4小时37分

  齐耀祖,男,42岁,典型的凤凰男,PUA其小有资产的前妻,把控家里资产后,抛妻弃子,前妻所生的儿子,在五年前没钱治疗,因病去世。

  炸弹剩余时间:6小时11分

welcome